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首页 / 财富视界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家族办公室服务调查:热衷私募股权投资 重点关注资产配置风险管理丨21财经

2022.10.15     

越来越多新经济企业成功上市,正创造出大量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由此衍生新的家族信托需求。

一位家族办公室服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以来,前来咨询设立家族信托的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日益增多,但他发现,相比传统的“创一代”,这些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的家族信托需求存在诸多差异:一是相比创一代更热衷财富传承,他们则更青睐资产配置风险管理,以及个人财富与企业经营风险的隔离;二是相比创一代喜欢投资股票债券,他们的资产配置范畴更加广泛,尤其是对私募股权与资产全球化配置的投资热情格外高涨;三是相比创一代希望家族信托服务机构提供新的投资机会,他们将风险管理能力视为选择家族办公室的最重要评估标准。

在他看来,这无形间驱动家族办公室的家族信托服务模式悄然发生明显改变——一方面他们正加强全球资产的研究与风险管理能力,迎合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的家族信托财富管理需求,另一方面他们则引入私募股权机构募资路演活动,满足他们对私募股权的投资兴趣。

华港财富董事总经理王佳婕向记者表示,近期他们调研数十位家庭金融资产逾2000万美元的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发现,几乎所有受访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都在为未来不确定性做好准备,因此他们将税务筹划与法律咨询视为家族办公室最需提供的服务,此外,在未得到满足的家族办公室服务方面,全生命周期与预算管理的占比最高。

“这表明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对家族办公室的服务需求,不仅仅局限在协助化解资产配置风险,而是围绕他们的不同人生发展阶段,提供全方位的资产配置、风险管控、慈善投入、财富分配等专业服务。”她指出。

王佳婕还发现,不同于创一代喜欢“面对面”式私人银行式服务,不少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更希望通过APP等线上工具快速完成资产交易、风险管理提醒等服务。这背后,一是他们更相信自己的投资逻辑分析与理性判断,对资产配置更具自主性,二是他们早已习惯互联网时代的快速便捷投资交易,更追求资产配置交易效率。

华港联合家族办公室发布的《2022中国新经济家族办公室白皮书》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大陆新经济超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2.4万人,过去5年内保持34%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金融资产总额达到约1.2万亿美元。

随之而来的,是新经济超高净值人群的家族办公室与家族信托服务需求水涨船高。

上述家族办公室服务机构负责人直言,今年以来,有意设立家族信托的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大幅超过以往。究其原因,是在宏观经济波动等因素冲击下,越来越多超高净值人士选择更加安全保守的投资策略,而家族信托的稳健资产配置与风险隔离特点,颇受他们青睐。

但他发现,要满足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的需求,绝非易事。

“以往,我们都会突出家族信托与家族办公室在财富传承规划方面的优势,但很多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普遍在40-50岁,对财富传承的需求未必迫切。”这位家族办公室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外,传统家族办公室还会强调线下的私人银行般服务,包括对交易服务的反复确认,但多数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更希望在系统可靠的情况下,实现线上的快速便捷交易。

“这让我们针对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的家族办公室服务模式与内涵需发生巨大改变。”他直言。其中包括家族办公室需斥资构建线上交易服务系统,方便他们快速便捷开展资产配置交易;针对他们对资产配置过程的风险管理需求骤增,家族办公室需聘请更多专业人士提供全方位的大类资产投资风险剖析;围绕他们资产全球化配置需求升温,家族办公室还需推介更多元化的海外资产配置机会。

王佳婕表示,通过上述调研,他们也注意到多数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最看重家族办公室的全球化资产配置能力,以及是否具有稳健战略资产配置框架与风险管理能力,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个人隐私与信息安全保护、家族办公室投资能力与数字化程度。

此外,多数受访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还热衷开展私募股权投资,尤其是高科技、医疗健康、新能源、元宇宙、WEB3.0等领域最受他们青睐。

“这背后,可能是他们的创富过程也得益于私募股权的助力。尤其是众多新经济企业成功上市创造巨额财富,都得益于私募股权基金的资金支持。如今他们也希望如法炮制,一方面通过股权投资促进财富增长,另一方面助力更多高科技企业更好发展。”王佳婕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众多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对加密数字资产颇有了解,但在实际投资过程,他们对加密数字资产纳入家族信托资产配置范畴普遍持极其谨慎态度。

王佳婕告诉记者,在受访的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里,持有加密数字资产与NFT的占比仅有23%与9%,与此形成反差的是,约20%受访者不认为虚拟加密资产具有投资价值。

一位家族信托服务机构主管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一是近年加密数字资产价格剧烈波动与行业脆弱性事件迭起,令越来越多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认为它不符合自身资产稳健保值增值需求,二是不少超高净值人士身边朋友因炒币遭遇巨亏,也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投资风险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新经济超高净值人士反而对投资WeB3.0/元宇宙资产持开放态度,因为他们更愿以天使投资人身份投资这类企业少数股权,借助企业业务发展实现较大的股权增值收益。

相关推荐

2023.12.18

Are family offices leading 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old rush?丨CampdenFB

2023.10.16

华港财富荣获WealthBriefingAsia EAM Awards 2023三项大奖

2023.04.25

Why the rise of new money is driving a surge in Asian family offices | Campden FB

2021.02.27

【特写】新经济超级富豪手里的钱,我们盯上了!| 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