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首页 / 财富视界 / 市场洞察
市场洞察

通过家族办公室创造影响力

2024.03.06     

640.jpg

亚洲财富的发展历程
亚洲被视为领跑全球的经济增长引擎。地区内2021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COVID-19大流行前增长了6%。根据中国家族办公室报告2022,2021年的前五年间,亚洲经济GDP增长了21%。根据福布斯2021年亿万富豪榜,包括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和台湾在内的大中华区共有744位亿万富豪,而美国有724位,欧洲有617位。亚洲亿万富翁的平均年龄只有59岁;中国大亨是为最年轻,平均55岁。
香港是世界上富人密度最高的地方。Wealth-X在2020年的数据显示,香港每百万成年人中就有9,679名“超高净值”人士,远远领先于其他所有国家。香港也拥有亚洲大部分30年历史以上的成熟单一家族办公室。其中许多与本地家族企业密切相关,家族企业占香港GDP的60%以上,占上市公司的68%。据彭博社报道,在2022年亚洲最富有的10个家族中,有5个来自香港。家族财富通常由两代或两代以上的成员创造,资金来自家族企业的收入,具有以上特点的就被成为“旧财富”。
中国内地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经历了高速的经济增长,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财富。根据安永2021年的报告,中国内地的总资产管理规模预计为10.79万亿美元。中国内地也被估测为目前全球第四大资产管理市场。2022年,《财富》世界500强评选显示,中国经济表现异常出色,连续三年在企业数量方面排名全球第一。与香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内地家族企业和家族办公室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起步阶段。在中国内地,大型家族企业的最长历史约为40年,因此大多数家族企业仍处于第一代。他们则代表着“新财富”。
亚洲的富裕家族,无论是旧财富还是新财富,建立正式的家族办公室的时间都比西方晚,但他们的起点更高,并受益于有欧美家族的经验可以借鉴。因此,预计亚洲家族办公室从起步阶段到相对成熟的过程将明显短于西方。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正式结构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和多家族办公室外,该地区还经常看到第三种类型:“嵌入式家族办公室embedded family office”(EFO),这是一种不太正式的结构,其中一些服务是由家族企业的员工或家族成员提供。
与资产管理公司不同,家族办公室可以管理家族的财务以及非财务事务。事实上,一个设计良好的家族办公室不仅有助于维护家族财富,还有助于维护家族和谐、家族价值和遗产。作者发现,亚洲家庭越来越关注于制造社会影响力,令家族理念能够代代相传,而这与他们是否拥有正式的家族办公室结构无关。因此,该地区的影响力投资和慈善事业成为亚洲家庭考虑的两大领域。
家族办公室和影响力投资是完美组合
影响力投资是指以产生财务回报和积极的社会或环境影响为目的进行投资的做法。它涉及将资金投注于那些旨在应对气候变化、贫困、教育或医疗等社会或环境挑战的公司、组织和项目。投资的主要目标是在经济收益之外创造可衡量和有益的社会成果。
鉴于家族办公室的功能是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投资管理、遗产规划、税务管理和慈善活动等,它们在投资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具有积极的影响,这与现有的任何一种资本都不一样。除此之外,他们还带来了一段创新的历史,以及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承诺。以下详述了几个家族办公室在影响力投资方面具有天然优势的原因:
首先,家族办公室具备影响力投资所要求的灵活性。他们的优势在于可定制投资策略,满足家族自身的具体目标和价值观。他们可以进行短期投资,但如果需要,他们也有能力进行长期投资,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它往往需要资本有足够的耐心来实现预期的社会或环境产出。与私人股本公司不同,家族办公室并没有在3至5年内、至多10年内退出的压力。
由此可见,家族办公室处于一个完美的位置,可以根据家族价值观、优先事项和慈善目标为他们定制影响力投资,无论是清洁能源、经济住房,还是教育创新。此外,影响力投资对社会的贡献在于能够传承家庭价值观,这意味着它更容易获得年轻一代家庭成员的共鸣、理解和支持,因为他们大多接受过国际化的教育,更愿意参与对社会有益的工作。
影响力投资与家族办公室密切相关的另一个原因是,它能让家族价值观保持一致,并增强家族内部的凝聚力。许多高净值家庭都强烈希望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以应对社会和环境挑战。影响力投资使家族办公室能够根据家庭成员共同的价值观和使命调整其投资策略。
通过强调财务回报和社会影响,影响力投资还有助于实现共同繁荣并为社会做出贡献。影响力投资提供了产生财务回报的机会的同时,还将社会和环境影响的遗产传递给子孙后代。通过将投资与社会效益相结合,影响力投资创造了强大的协同效应,不仅产生回报,而且有助于改善社会。
这种切实的影响不仅提供了稳定的财务来源,家庭成员和雇员还从中得到了成就感。这种良性循环也促进了家族声誉和价值观的持久传承,激励个人更加积极地参与更多的利他主义活动。
根据香港科大-安永家族办公室的调查,超过90%的香港家族办公室将影响力投资纳入其整体投资策略;而在大中华地区,三分之一的家族办公室参与了影响力投资。此外,许多家族办公室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可见的未来进行影响力投资。
从传统慈善到战略慈善
传统意义上来讲,中国和其他亚洲文化奉行的信念是,老一辈,尤其是家长,最重要的角色是为他们的家庭树立榜样,并激励年轻一代继承他们的精神,回馈社会。
以前,亚洲家族主要从事传统的慈善事业,简单地“开支票”,尽职调查有限,且通常只有创始一代参与。笔者看到,如今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从事战略性慈善,明确了慈善的重点,及产生哪些社会影响;更多地参与捐赠过程,投入时间、技能和金钱;他们对所支持的组织提出严格的要求,要负责任、过程及产出透明化, 并进行尽职调查;多代家族成员和外部合作伙伴会共同参与。
2018年,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报告称,香港是亚洲领先的慈善中心,慈善活动的投资总额占GDP的3.3%。以慈善资产占GDP的比例计算,香港的慈善资产占全球GDP的比例排名第五,仅次于荷兰、瑞士、美国和意大利。它也是唯一一个进入前十名的亚洲国家/地区。2019年,香港税务局共认可15,700家慈善机构,每年为慈善事业贡献约100亿港元。香港科大-安永调查报告显示,香港所有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受访者都从事慈善活动,其中四分之一的受访者通过正式组建的家族基金会进行战略性慈善活动。
结论
过去10年间,亚洲家庭的财富迅速增长。随着越来越多的家族进入亚洲财富管理行业,凭借他们的高瞻远瞩的智慧和有耐心的资本,他们有可能对社会产生更广泛的积极影响,并从长远角度提高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质量。

*注释

1.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2. Wealth-X, VERY HIGH NET WORTH HANDBOOK, 2020

3. Roger King Center for Asian Family Business and Family Office at HKUST, Overview of Family Businesses in Hong Kong 2022.

4. EY Parthenon (Shanghai) Advisory Ltd, China Asset Management Report, 2022.

5.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6.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7.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8.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9. Campden Wealth, The Asia-Pacific Family Office Report 2022, Raffles Family Office 2022.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仅供交流,并非华港财富对任何人的投资邀约或建议。本文章以及任何附随数据均不构成且不应视为法律、投资或税务咨询建议,阅读者请根据独立判断作出投资决策。

相关推荐

2024.07.11

瑞银报告:财富盛宴下的暗流涌动

2024.07.01

2024年中投资展望

2024.06.27

美联储继续通过预期管理压制通胀,9月仍有降息可能

2024.06.24

亚洲科技新贵重塑财富管理行业